[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沙田区最新新闻消息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体育新闻 >

陆克文长文揭露默多克传媒炮制“病毒阴谋论”目的:让

[时间:2020-05-20 02:26来源:未知作者:admin浏览:]

  北美观察丨陆克文长文揭露默多克传媒炮制“病毒阴谋论”目的:让特朗普连任

  当地时间5月8日,英国《卫报》刊登了一篇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的署名文章,标题为《默多克传媒报道“中国人造病毒”阴谋论的唯一目的:让特朗普当选》。

  上周,传媒大亨默多克旗下的澳大利亚媒体《每日电讯报》刊登了一篇“全球独家”报道,该报道援引一份从“西方政府”获得的15页调查文件,自称有能够问责中国的证据。

  对此,陆克文长文揭露了默多克传媒炮制“病毒阴谋论”的真正目的,他认为与特朗普私交甚好的默多克新闻集团对阴谋论的大肆宣扬是受政界操纵,目的是为政府推卸责任,帮助特朗普赢得总统竞选。陆克文同时强调媒体及各国情报局在疫情面前应当保持中立态度,向公众报道真相,坚决不能卷入政治纷争之中。

  陆克文说,在民主社会中,情报机构的公正性和专业性至关重要,这也是为什么情报机构应该保持独立工作,不能被政府决策牵着走。不仅要远离政治是非,更要冷静、中立地分析眼前危机,协助政府作出最明智的政策决定。

  伊拉克战争的深刻教训

  陆克文在文章中强调伊拉克战争给美国留下的深刻教训,他说回想伊拉克战争前,政界对西方媒体和情报机构轻而易举的操纵,社会对此应该吸取深刻教训。2002年9月8日,《纽约时报》发表了本世纪最重要的新闻之一。该报头版报道称,据布什政府透露,萨达姆?侯赛因获取核武器的关键部件,加快了实现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步伐。随后英国和澳大利亚也相继报道了此消息。但问题是这消息并不真实,是当时政府为了煽动公众情绪以应对接下来灾难性的战争,从而操纵媒体对这些故事进行了过度渲染。这样做的结果是什么?

  陆克文回顾2003年美国入侵伊拉克给世界留下了的不可逆转的伤害。数十万人在战争中、混乱中、在极端组织的兴衰中死去。美国入侵伊拉克反而加强了伊朗对伊拉克和叙利亚的控制,导致大量难民流向世界,造成极右势力在欧洲重新崛起。伊拉克战争也导致此后近20年的时间里,美国政府都陷于自己造成的中东混乱之中。

  陆克文称,当谎言被报道成事实,当正当提出怀疑的人被轻视、被攻击为不爱国的“绥靖派”时,西方媒体对登出一个“大故事”的兴奋压倒了他们本应为公众报道真相的责任感。记者们认为,这样的“大故事”能向敌方施压,但实际上却损害了国家的长远利益。在这之中,默多克新闻集团尤其像个不屈不挠的啦啦队长,添油加醋地报道,为战争加油助威,甚至诋毁反对战争的人。

  “人造病毒”报道真实性存疑

  陆克文强调世界有权知道真相。涉及这次肆虐全球的疫情,有很多基础问题社会都有权要求政府和相关机构给予回答。比如病毒的来源,世卫组织是否及时向国际社会提供了明确的早期预警,各国政府是否采取了一切必要的措施为疫情蔓延到本国作准备,亦或者政府是否轻视,或直接忽视了这些预警。后者以美国为例。

  当国际社会正对这些问题进行探讨时,特朗普和他的国务卿蓬佩奥却突然单方面声明“病毒是从武汉病毒研究所泄漏的” 。对此,美国国家情报局局长罕见地发表了一份公开声明否认这个观点。虽然特朗普一直自信地喊话称,大量证据强力证明病毒是武汉研究所泄漏的,但他却从未把所谓的证据公之于众。

  陆克文详细揭露了默多克传媒是如何炮制“病毒阴谋论”的全过程。上周,默多克传媒旗下的澳大利亚《每日电讯报》(Australian Daily Telegraph)刊登了一份所谓的“全球独家”报道。该报声称从“西方政府”获得了一份长达15页的文件,是针对中国应对疫情过失的研究档案。《每日电讯报》暗示,这份文件来自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和新西兰情报部门组成的“五眼联盟”情报机构。随后,默多克旗下的其他新闻媒体转载这一事件时,也明确指出这是一份“五眼联盟”文件,称该档案帮助证实了特朗普的“人造病毒”理论。不仅如此,该报道还充斥着各种猜测和抹黑,将中国病毒研究者称为“蝙蝠男” “蝙蝠女”。然而,《每日电讯报》的这篇报道引起争议的地方在于,情报界本身对报道中提及15页研究档案的真实性存疑。该文件虽然详细报道了“五眼联盟”采取的系列调查行动,却回避说明作者身份。至今,该文件的真正出处仍不明晰。

  该报道发表的几天后,默多克旗下美国福克斯新闻频道中最受特朗普喜欢的媒体人塔克?卡尔森就对该报记者莎莉?马克森进行了一次采访。采访中,卡尔森和马克森居然一唱一和地表示,这份15页的研究档案是“证实我们迄今为止的怀疑的最有力证据。它(档案)是多国努力的成果,我认为很难把它当作一份政治性文件来看待”。

  陆克文对此进行了一连串的质问:这是一份经过证实的“五眼联盟”情报,还是一份“来路不明”的小道消息?它是“五眼联盟”编制的,还是仅仅是“美国制造”?泄露情报材料是刑事犯罪,那又是谁泄露了这份文件呢?如果澳大利亚政府严格实施机密文件的保护工作,为什么没有警方对情报泄露进行调查?

  这份所谓的泄露自“五眼联盟”的研究档案看似为特朗普“人造病毒”阴谋论增添了“真实性”,但这“真实性”实际上并不值钱,毕竟这些媒体均所属默多克新闻集团。归根结底,这可能都是政界操纵媒体玩的把戏。

  政府操纵媒体,只为赢得选举

  陆克文强调,这一切都与总统竞选有关。特朗普在这次大选中面临着三个问题:特朗普政府对疫情的应对;政府如何在疫情的水深火热中挽救美国经济;以及谁能强硬对待中国政府。特朗普想要赢得选举,但他桌上的筹码不多,无奈之下,特朗普只能急着给他的民主党对手贴上“北京拜登”的标签,再利用默多克新闻集团借“情报泄露”一说将疫情责任归咎于中国,为联邦政府应对疫情失责开脱。

  陆克文在文章结尾总结说,在这次事件中可以看到,正如美国国家情报局局长罕见地发表公开声明,否认情报局材料支持“人造病毒”阴谋论一样,澳大利亚情报局与英国情报局也在努力与该报道撇清关系,远离政治是非。这是好事,说明他们从伊拉克战争时任由政府操纵的错误中吸取了教训。但另一方面,部分媒体在此次事件中还在不断支持、宣扬特朗普的“人造病毒”阴谋论,在这个问题上,伊拉克战争的惨痛教训似乎输给了特朗普和支持他的默多克新闻集团,实在让人惋惜。

  陆克文曾于2007年与2013年两度出任澳大利亚总理。自2015年1月起,陆克文加入纽约亚洲社会政策研究所(ASPI)担任主席,同时他还是纽约国际和平研究所(IPI)的董事会主席。 【编辑:王诗尧】

网站首页健康新闻历史咨询财经资讯科技前沿旅游新闻时尚新闻汽车资讯体育新闻大咖名流星声星语娱乐新闻社会新闻热透新闻教育新闻法律在线女性生活军事新闻金融新闻社会文化

Power by DedeCms